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父亲 的 老屋

2021-07-02 06:27:14


母亲中风偏瘫,为了方便照顾,父亲就和母亲搬来市区和我住在一起,老家就闲置了起来。


母亲中风偏瘫,为了方便照顾,父亲就和母亲搬来市区和我住在一起,老家就闲置了起来。于是就将老家的电器都停止了供电,只留了挂在墙上的一个电子万年历,让它默默的运行着,算是一个家庭存在的象征。 爱好盆景的我,在老家院子里放满了盆栽, 一直由父母在家里养护着。父亲虽不会打理,却也时常修修剪剪,让它们一片生机,绿意盎然。现在由于缺少照顾,饥一顿饱一顿,勉强活着,低头耷拉脑的,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老屋外面地栽的那些老桩,在雨水和阳光的滋润下,却疯长成了高高的小树,就象一群胡子拉碴的粗壮汉子。 隔几天父亲就会对我说 :也不知道那些花草怎么样了,下班早的话咱回去看看吧。其实我知道,父亲是难以割舍他住了大半辈子的老家。老家有父亲的童年,有父亲儿时的玩伴,美好的记忆。有父亲的父母的印迹,有父亲的或高兴或痛苦的生活,现在对父亲来说,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工作不忙了,我就带父亲回去,整理一下花草,收拾一下院子,摸到他熟悉的扫把,拿起来常用的条帚,父亲的脸上就会浮现出温和的表情。到街上跟熟人打个招呼,邀请邻居来喝杯茶,父亲表现的特别热情。 还是要回市里了,我到外面发动了车子,等父亲锁上大门,可父亲却又在每个房间里转开了,眼光不放过每个屋角窗台,满眼的不舍。关上大门,上了锁,父亲转身开车门的瞬间,我分明看到了父亲的眼角湿润了。

父亲 的 老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