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我有一个念想

2021-07-02 06:51:57


同时也说明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人,总是讨厌或者喜欢那些在别人看来毫无意义的东东:比如说,我讨厌老家话,他们把开始叫ga shi,把上厕所叫“打叉”,讨厌爸爸每次吃完饭就在扫把上折根签子嵌牙齿,讨厌村里的婶娘们因为菜园子里少了棵白菜就用刀


从小我就是个骄傲的小孔雀,当别人女孩子还在对跳绳、踢皮筋感兴趣的时候,我已经在看琼瑶、三毛,背诵李清照李煜的诗词了,等她们开始觉醒看琼瑶三毛了,我已经手捧着雨果、莫泊桑耻笑她们的浅薄。其实事隔多年,你要问我《悲惨世界》讲的啥,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可见我并不见得有多喜欢那种所谓的国外名著,现在想想,自己喜欢的其实是那种比别人有文化的感觉。同时也说明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人,总是讨厌或者喜欢那些在别人看来毫无意义的东东:比如说,我讨厌老家话,他们把开始叫ga shi,把上厕所叫“打叉”,讨厌爸爸每次吃完饭就在扫把上折根签子嵌牙齿,讨厌村里的婶娘们因为菜园子里少了棵白菜就用刀跺着砧板在门口骂街,在我幼小的心灵中,这些都是多么土的语言和行为啊,我长大了一定不能这样过日子,我要说洋气的普通话,找个有知识的人做老公,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做文化人做的工作,现在看来这些愿望真的幼稚得可笑,然而当年,就是这一点点的念想一直支持着我,无论条件多么艰难都用功读书,因为我再清楚不过,在我们那个贫脊的小山村里,读书是唯一的出路。终于我成了村里的第一个女大学生,终于我每天说着普通话与人交流,终于我找了个有文化的人做了我的老公,终于做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终于童年时的那点念想都成了真。日子虽然过得算不上好,但比我那些还呆在农村围着锅台转的儿时伙伴却是强了好多。

我有一个念想

当年村里还有一个小伙子,当我心高气傲的鄙视着村里那些我认为土气的人时,唯独对他是刮目相看的。不过大多数人的看法跟我不一样,他当时在村里可是人人看不起,他家穷得要命,父母生了三个儿子,他是老二,也是三兄弟中最不中用的一个,分家时他才分到了一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在农村,那么小的房子简直不能叫房子,做个牛栏还差不多,后来他娶了老婆,生了一儿一女,老婆不漂亮,儿女也不聪明,这样的人在农村基本上是一无是处。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的原因也很可笑,他没上什么学,可是却很喜欢看书,家里竟收藏了一大箱各种各样的书,这在当年能用张废纸擦屁股就是荣耀的山村是多么神奇的事啊,他对这些书万分宝贝,一般人是不借的,馋得我和弟弟经常跟他后面拍马屁。他后来还干了很多让人看不起的事,比如他弄了块地搞大棚种菜,挖了个小型鱼塘养鱼,这些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因此人们对他的鄙视更上了层楼。后来我离开家上大学的时候,他也出去打工了,别人打工一般是去广东厂里做流水线,这样赚钱多、稳定而且相对轻松一些,他却跑去一家汽车保养店做学徒给人洗车,天天累得要死不说,钱也赚不到几个,我暑假回家时还经常听到他老婆骂他没用。再过几年回去,竟听说他发达了,在城里开了家汽车保养店,把老婆孩子都接城里去了,还把他两个兄弟也带着做生意发达了,大家都很惊讶,想不到他能有今天,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我想,他应该跟我一样,是个有点念想的人吧,和墨守成规的周围人不一样,他总在追求着些什么。不管这点念想多么微不足道,最终却总能指引着他走向更好的生活。

我有一个念想

鲁迅先生说,“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人到中年,不敢再妄谈理想,但还是执拗地想坚持着一点念想,生活虽然平淡,却能于平淡中开出一朵小小的花,借以慰藉心中小小的不安分,希望走着走着,也能走出一条和现在生活不一样的路吧。

我有一个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