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苍茫戈壁的英雄神话!

2021-07-29 23:13:52


西藏阿里地区改则县先遣乡原先叫做扎麻芒堡,因为一种草而得名,这种草曾经为进藏先遣连驻扎作出了贡献。



西藏阿里地区改则县先遣乡原先叫做扎麻芒堡, 因为一种草而得名,这种草曾经为进藏先遣连驻扎作出了贡献。

1950年,根据中央军委的决定,中国人民解放军由川、青、滇、新4路进军西藏。

其中由新疆于田至西藏阿里一路,承担着解放阿里地区31万平方公里的任务。

1950年7月31日,时任新疆军区司令员王震任命李狄三同志为总指挥,以独立骑兵师第1团第1连为基础,由汉、回、藏、维吾尔、蒙古、锡伯、哈萨克等7个民族136人组成进藏先遣连 ,从新疆于田普鲁村出发,担负着勘察道路、了解情况、建立据点等任务,在四路进藏队伍中率先开始向西藏进军。

征途遥遥,道路艰险。1950年8月底先遣连进入西藏阿里地区改则县。此时他们已经深受高原反应折磨,又遇大雪封山,运输保障难继,面临着断粮绝境。

Image

走到改则县扎麻芒堡时, 先遣连看到这里临近水源、视野极佳,还有一种扎麻草,可以用来生火做饭,也可以用来烧热冻土,以便于能挖出一个能过夜的“地窝子”。 先遣连就按照“就地过冬”的命令,在此处等待与大部队汇合。

Image

Image
图为进藏先遣连在扎麻芒堡驻扎时的遗址。陈慧娟摄
因为这里遍布扎麻草,因此叫做“ 扎麻芒堡 ”。
Image
图为扎麻草。陈慧娟摄
在没有补给、高原严寒的极端恶劣条件下,先遣连战士在这里坚持了7个多月的时间 ,不仅要进行剿匪,同时承担着给藏族人民宣传政策等任务。那时,扎麻芒堡附近有3区22个部落1300名僧俗群众,但先遣连据点附近只有3户人家,先遣连就从这3户人家团结起。
71年后,当记者一行重走这条进藏路线来到扎麻芒堡时,这里已改名为先遣乡,牧业仍然是改则县的重要产业,但牧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Image
先遣乡一角。陈慧娟摄
2015年起,改则县开始实行异地扶贫搬迁。 “我们这里地广人稀,户与户之间有的甚至相隔上百公里。如果是贫困户,很难就地脱贫。 2016年底开始,我们将六乡一镇的44户贫困户分两批搬进了圆梦新居社区。 ”改则县脱贫攻坚指挥部异地搬迁组工作人员孙力介绍,牧民原先的牲畜入股村里的合作社,搬到新家后,除了各项政策补贴,县里成立了家政服务中心、妇女手工编制合作社等,提供新的劳动机会,解决搬迁牧民对于生计的后顾之忧。
Image
圆梦新居社区。陈慧娟摄
当初先遣连找到的水源矿物质严重超标,再加上长期缺盐、自然条件恶劣等原因, 在扎麻芒堡一地就牺牲了39位战士。 总指挥李狄三也在后续部队到达扎麻芒堡几分钟后,与世长辞。
1951年6月6日,后续部队与先遣连45名官兵从扎麻芒堡出发,翻越6715米的冈底斯山脉东君拉达坂,6月29日进驻阿里地区普兰县,8月3日抵达阿里首府噶大克, 至此阿里宣告和平解 放。 先遣连以牺牲63人的巨大代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进军藏北作出了贡献。
普兰县是青藏高原的西南门户,与印度、尼泊尔接壤,是全国12个三国交界县之一。这里的孔雀河流经尼泊尔,最终汇入印度恒河。西藏和平解放后,1954年普兰口岸正式获批开放,是阿里地区唯一对外通商口岸。2019年,尼泊尔共有33,816人次来到普兰县做边境贸易。口岸管委会副主任土旦格勒介绍,目前的边贸市场主要是尼泊尔商户售卖银器、装饰品、咖啡等,正在积极对接药材通关事项。
Image
普兰口岸。杨程晨摄
距离口岸最近的科迦村是边境小康村,靠着口岸的便利,村集体做起了边境贸易。村民达瓦靠为村集体企业跑运输赚了钱,今年他注册了自己的装修材料进出口公司,为疫情结束后恢复边境贸易作准备。他还计划将自家翻新的房子“升级”为民宿,迎接络绎不绝的游客。
Image
科迦村一角。陈慧娟摄
普兰县境内有著名的冈仁波齐、玛旁雍措。 不少对于进藏先遣连来说的绝境,如今成为了风景名胜区。 离冈仁波齐最近的村庄岗莎村,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发展旅游业,2018年村集体成立了西藏冈仁波齐转山旅游服务有限公司,为登山客提供牦牛运输行李服务、出租车服务、餐饮住宿服务等, 2019年村集体收入就达到了2000万元。
Image
游客经过岗莎村去冈仁波齐。陈慧娟摄
这些情形大概可以告慰进藏先遣连在最严酷环境中的坚持。他们以对共产党的坚定信念为脉络,以英雄主义、爱国主义为血肉,写下了最遥远的宣言。 如今他们的精神在南疆军区某团进藏先遣英雄连、南疆军区阿里军分区某边防团普兰边防连传承着,也在广袤大地上被传颂着。
Image
扎麻芒堡前的进藏先遣连纪念碑。陈慧娟摄

来源: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慧娟
责编:王子墨
编辑: 张雪瑜 孙小婷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