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西南风鱼口疯

2021-05-04 16:41:42


西边的淮安钓友没钓南边的深水,十五点不到,北面没法钓了,他们收了。


清晨五点,我到了二河大桥,要是平日,此时黑夜已经清醒,但大雾笼罩了一切,二河的河面朦胧不见,桥栏也隐约。好大的雾啊!

慢速,一路小心驾驶。直至到了高松河大桥,太阳升高,浓雾瞬间散去。

车开到没路开的地点才停下,然后还得步行一千多米才到了钓点。虽是泗阳人,这个地方却很少来玩儿。因为一般在卢集境内的湖边就能钓到鱼了,不会舍近求远。

早来的都是从淮安来的人,在我前面四个人去了一条土埂,我跟着他们走。

土埂两边显然是昔日的养殖塘,现在拆了围网与大湖汇成了一片。北面水浅,不足一米,南边水深,竟达两米一二!北面的水里有草,南边的水里没草。在北面打了四个窝子,在南边打了两个窝子。南边的窝子有一个打了老坛五谷杂粮加螺鲤和狂钓鲤。

静待了十五分钟。欣赏周边风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蓝天飘着白云,湖水碧波荡漾。从眼前一直到天际线,麦田绿树碧水,绿色,绿色,绿色!铺天盖地,一望无际的绿色!

暮春时节,到处都是繁荣和滋长,到处都是生机勃勃。

北边的水草里有许多鱼在产籽,温柔的水草,是鱼理想的产床。鲫鱼们在水草里甩尾,钻进钻出,弄得水声泼辣。有一条鲤鱼,三四斤,也在我面前的这片水草里产籽,它弄出的动静更大。要是被带叉的钓鱼人遇到,这鱼就性命堪忧了。它从早晨六点半到上午十点半一直在勤奋地甩籽。有时候离岸仅有一米远。

高松河从这里走出去,一路向北,给两岸成千上万亩农田送去甘霖。出湖之后,两边绵延不断的养殖塘现在都被征收了,都可以钓鱼了。眼下,河边停了很多车,河里,湖边,都有人钓。有的已经开张拿鱼了。

湖水继续上涨。湖水高涨丰沛,因之,高松河浩浩汤汤。湖、河的岸线都又上延了很远。

开始钓鱼,先钓北边的窝子。下钩就咬,第一条鲫鱼长这样。



西南风鱼口疯



北边的浅水窝子个个都有鱼,钩子下去就吃,几乎不需等,钓双是寻常的。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不足两的随手放流,两以上的入护。鲳条肉头鰟鮍等小杂鱼一概收留。

北边四个窝子个把小时获鱼约二三斤了。重新布窝后转过身来钓深水的窝子。打了老坛的窝子换上了伊势尼四号,一个挂蚯蚓一个挂麦粒。

深水窝子里也有鱼,不过都是鲫鱼,终其一天都没钓到鲤鱼,看到鲤鱼在窝子上方游弋,尾巴摇动,水流出现漩涡,可就是不入窝觅食!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深水窝子钓到的鱼比北面钓到的鱼大了一到二号。红色的麦粒钓到的也是鲫鱼,大鲫鱼。

十点多,一位青年钓友从西边芦苇深处走来。怎么收了呢?到我身边,我问。都小的,他说,麻将鲫太多,换地点。他去了河边,那个位置可以河里湖里三面钓。我心想,哪里有大鱼钓呢?瞎跑!再说了,有小的就有大的,要有耐心啊。

南边深水窝子的鱼没有北边浅水窝子里的鱼多,两个窝子没钓到二斤鱼。后来我突然想到窝子打远了,应该靠岸打,打近打浅。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整个一上午刮的都是西南风,小于三级,二级左右。鱼口没有受到影响。上午都是快速连竿。

午间风停了一阵。太阳当空,午后一两点气温达于峰值,人感到热了,感到渴了。

休息。喝茶。

下午风向变了,西北风三到四级,北面是顶风了,湖水烦躁不安起来,水草也动荡摇曳。原来的空隙,现在有草了。下不去钩,也看不准漂了。

面朝南钓,背风,近岸水有小波浪,由于离岸近,没什么影响,

窝子离岸仅仅一米到一米五。水深一米一二。从十三点半到十五点半,就是拾鱼!窝子打到哪里,鱼拾到哪里。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边的淮安钓友没钓南边的深水,十五点不到,北面没法钓了,他们收了。土埂很窄,到我身后,我让了让,他们侧身而过。他们的收获也都不错。

鱼口太好了,我已经多日没捞到钓鱼,钓瘾大发,舍不得走。继续下钩,继续收鱼。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北风似乎还在加大力度,气温也在下降,不如午间那么燥热了,正是钓鱼好时光!可是,没有不散的筵席,又怕码头那里堵车,十五点半,收了。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西南风鱼口疯



鱼获带走,垃圾也带走。



西南风鱼口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