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徒步柏人城

2021-05-04 16:42:28


柏人城城墙由黄土夯筑而成,大致呈正方形,周长8000多米,方圆4平方公里,原有城门9座(东西各3,南2北1),现在遗存下来的部分约占总城墙的五分之三。




徒步柏人城


在我的家乡隆尧县双碑乡亦城村,有一座古城,名字叫做柏人城。在远古传说中,它是尧帝建都之地,而据史籍记载,实则为晋文公时初建,距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柏人城的每一粒沙,每一寸土,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凝聚着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它是华北地区保留下来的罕见的古城池之一,还是当年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的第二大都市,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价值,自古迄今,闻名遐迩。2013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之后有关部门对它进行了四次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

柏人城城墙由黄土夯筑而成,大致呈正方形,周长8000多米,方圆4平方公里,原有城门9座(东西各3,南2北1),现在遗存下来的部分约占总城墙的五分之三。它三面环岗,一面临水,整座城就像停泊在泜河岸边的一个方舟,又像一个硕大的摇篮,亦城、城角两个村庄就像熟睡其中的一对婴儿,悠长的泜河则是母亲温暖的臂弯。它东与尧山隔河相望,举目西眺是巍巍太行。107国道、石武高铁、京港澳高速公路从城西呈“川”字形纵贯南北,327、328省道夹境而过,连接东西。由此可见,柏人城实据形胜之地,扼交通要冲。

作为柏人城的子民,我生于斯长于斯,在这里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少年时光,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熟悉、倍感亲切。工作后,背井离乡,一去五六十里,每次都是来去匆匆,跟它的亲近逐渐减少,但我的灵魂深处一直都是念兹在兹,对柏人城的感情一如窖藏的年份原浆。

腊月二十九这天吃过早饭,我突然产生了把柏人城城墙重新仔细地考察一遍的想法。于是我独自步行来到村子的东北角,从泜河南岸出发,沿着东城墙所在的那条线,一直向南走去。之所以把这里作为起点,是因为柏人城的东北角就坐落在泜河南岸,如果把柏人城墙比作一条盘龙,那么这里就可以看做是龙头,这条巨龙仿佛正俯在河里饮水。

据专家考证,柏人城城墙基部宽16.5米,现残存城墙高度2至6米不等,最高处约7米。而东城墙的北段损毁很严重,有的刚露出地面,有的则夷为平地,毫无可观之处。复前行,城墙才渐渐变得有了模样,又高又宽,最宽处可容两辆汽车并行。我沿着斜坡登上城墙,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心情随之也好了许多。

城墙上面长满了荆棘和枯草,虽然对攀爬者有所妨碍,但它们盘根错节,其实对城墙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我又不能像柳宗元在永州游山玩水时那样“伐竹取道”或“斫(zhuó)榛(zhēn)莽,焚茅茷”,所以每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酸枣树上还挂着很多干透了的酸枣,就像一个个小红灯笼,随手摘下几枚放进嘴里一嚼,酸得直欲倒牙。有些勤劳的村民把城墙顶部宽阔平坦的地方开垦出来,种上各种庄稼,靠天吃饭,我所看到的有干枯的豆棵、秆草、麦茬、玉米秸、高粱秸等。还有人把城墙基部开垦成一层层的平台,像梯田一样,也种上庄稼。

徒步柏人城


走着走着,有的地段的城墙又会变窄变矮,有时丛生的荆棘会挡住去路,这时我只好从城墙的顶部下到内外两侧的田地里,等有了可以攀缘的羊肠小道后再爬上去。沿途不时有野鸡在听到我的脚步声后从草窠里惊慌飞起,最多的时候竟一下子飞出了十来只。还有一只野兔,一边逃蹿,一边回头,好像在说:“安能辨我是雄雌?”

东城墙共有三处中断的地方,形成三个巨大的缺口,其实就是过去城门所在的位置,它们是亦城和北村之间的通道,现在除了中间那条还是土道,另外两条都成了公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村里在东城墙上建了一个砖窑,记得当年母亲还在那里干过活,我也到那里玩耍过呢,现在窑坑早已被填平了。我在那里伫立良久,心中五味杂陈。

东城墙和南城墙的对接处有一个十几米宽的大缺口,不知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形成的,从这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岗头村。

南城墙在柏人城的四座城墙中保存得最完好,又宽又高,柏人城昔日恢弘、磅礴的气势现在只有在这一段才能得到最充分的体现。登上顶部,向南望,但见沃野千顷,岗峦起伏,木花村可尽收眼底;往北看,更是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亦城、城角两个村历历在目。这时无论你是引吭高歌、仰天长啸,还是披草而坐、箕踞而遨,抑或是游目骋怀、思接千载,心胸定然都会舒展到说不出的大,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境界。如果是夏秋两季,城墙下麦浪滚滚、玉米秸汇成一大片青纱帐,疾风过耳,飒飒作响,如鼓角争鸣,你的眼前就会展现出千军万马在厮杀的激烈场面。而在历史上,柏人城确实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汉高祖刘邦、光武帝刘秀、后赵的建立者石勒等都跟柏人城有过交集,它见证了太多的风云变幻和刀光剑影。希望长生不老、得道成仙的人,也一定会对柏人令王子乔驾鹤升天的传说充满无尽的向往。从这里俯瞰、眺望城内,你可以尽情想象当年这座赵国第二大城市的繁华兴盛,也可以追忆柏人侯李昙的丰功伟绩和显赫一生,更可以展望未来对柏人城保护、开发的美好愿景。

南城墙有两处中断的地方,东边的一处很宽,有一条新修的公路穿过,把省道327、328连在了一起。西边的那个缺口处前几年修建了几个庙宇,虽然规模都不大,但是供奉的神祇(qí)却不少,有玉皇、城隍、火神、路神、三皇姑、筋骨娘娘、西北老祖等等。香火四季不断,尤其是逢年过节的时候,善男信女,祈福还愿,络绎不绝。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同样,庙不在大,灵验就行。

南城墙除了这两个大的缺口,还有七八处低凹的地方,形若马鞍,宽的有十几米长,窄的仅能一个人侧身通过,这当是人们为了图方便翻越城墙而挖开的豁口吧。

站在南城墙的外侧,可以看到墙壁上有很多比拳头还大的窟窿。小时候我一直不敢靠近这些窟窿,据说里面住着毒蛇,后来才明白这是建筑城墙时铺设栣(rèn)木的位置。栣木在这里就相当于现代的建筑材料钢筋,起加固城墙的作用。年深日久,栣木腐朽,就形成了一个个的窟窿。看来古人的智慧还是蛮高的。

西城墙跟南城墙的连接处也有一个缺口,但不太大。这带城墙过去也有三座城门,通向双碑、里村。因为挨村近户,所以这里损毁也比较严重,尤其是中段,墙体明显窄薄,荆棘遍布,人迹罕至。上面也有几个废弃的砖窑,窑壁都烧成了红色,旁边还残存着烟囱和风洞,有些麻雀住了进去,俨然把这里当成了五星级宾馆。

西城墙与北城墙衔接时形成了一个钝角,这是根据古代“天不满西北”的思想而设计的,说明前人早已把哲学运用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这样北城墙就略呈西南—东北走向,延伸到城角村西一户人家的院子跟前就突然中断了,再往东的那部分今天已经荡然无存,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从城角村后我沿着泜河南岸一直走到我们村后,记得当年这一带有个张耳台(也称“张耳阅兵处”),但是现在也难觅其踪迹了,让人徒发浩叹。

回到家里,已是下午两点多了。虽然裤腿和鞋子上满是尘土,又累又饿,但我的心里是快乐和满足的,因为今天我又零距离地跟这座饱经沧桑的古城做了一次亲密的接触。柏人城巍巍地矗立着,虽然默默无语,但我依然可以呼吸到历史的风烟。摩挲着它皴(cūn)皱斑驳的皮肤,触碰着它老迈的躯体和筋骨,我是这样深刻地感受到了它的厚重和坚实。看来,我这颗恋乡之心,这辈子恐怕再也走不出这座方方的、古老的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