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放生的僧人

2021-05-04 17:26:27


放生的僧人从北向南走过河上的石桥桥尽头站着个僧人灰布袍子被几个女人围着傲气的模样就像一位成功人士晾衣服的女人拿条绳子两头捆到树上弯下腰 挺起弯下腰 挺起露出白而健壮的腰承受着春日暖阳的抚摸自然还有风吹动她刚刚搭到绳上的湿衣裳盆终于空了湿衣裳


放生的僧人

从北向南

走过河上的石桥

桥尽头站着个僧人

灰布袍子

被几个女人围着

傲气的模样

就像一位成功人士

晾衣服的女人

拿条绳子

两头捆到树上

弯下腰 挺起

弯下腰 挺起

露出白而健壮的腰

承受着春日暖阳的抚摸

自然还有风

吹动她刚刚搭到绳上的湿衣裳


盆终于空了

湿衣裳都到了绳上

丧气地垂着

就像她那不中用的男人


这时 传来孩子的欢闹声

我抬头看

那个个子最大、叫得最响的便是她的女儿

无名小花

亲爱的孩子

请你过来

帮我分辨这些无名的小花

白花的叫什么?

黄花的叫什么?

紫花的叫什么?

大叶的叫什么?

针叶的又叫什么?

我有太多的疑问

待你为我解答


什么?

你也不懂

那就不必回答

我们就这样看它

孩子

不用怕 我的孩子

只需抬起你的右手

一刀刀扎下去

不要慌 但要快

尤其是开头那两刀


然后他会眩晕 倒地

捂住血污的脖子

此时你应该蹲下

静静地看他

用不了一分钟

他的腿脚就会变瘫软


你喝两口水

看西边的天

看被你甩在身后的黑暗的路


差不多了

再次拎起你的刀子

对准脖子中间

前后用力切割

那东西不粗

十下就能割掉

也许用不了十下


就像你小时候

抡圆了镰刀

照准饱满的谷穗砍下去

谷穗飞在空中 跳跃着

然后就干干净净地落地了

末路

刚翻过了那座荒山

而我此时又在哪里?

我的前面有个检查站

还有三条野狗朝这边跑了过来

左边 高压线底下

一个戴草帽的农民在灌溉麦田

我熄火 拔掉钥匙

想听清麦田里的几个孩子

到底在嚷些什么


白杨叶上闪动着午后的光

这光马上就要黯淡下去

黄昏前

准确显示出前面的死路


我沉默着

看白鸽飞上铁皮屋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