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览天下

阅读,看尽天下事

教皇亲封驱魔师,集体抱怨工作太累:恶魔太多忙不过来

2022-08-12 03:53:04


没人真的清楚,但天主教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个故事:(她攻击聆听忏悔的神父并喊出亵渎神明的话语,让信徒感到恐怖:所以驱魔人为她驱魔)一位女士带着女儿来到了意大利的圣玛丽教堂。


话说在疫情期间,许多行业都遇到了缺少工作人员的困难。医护人员,工人,运输行业,服务业……

其实还有一个冷门行业同样面临着劳动力短缺的情况,却几乎从来没有被报道过。


这个职业叫做 驱魔人



大家应该都是通过影视作品了解驱魔人这个职业的。

事实上,驱魔人不只是影视形象,现实中真的有这样一个职业,还是在现任教皇的支持下创立的。


现任教皇方济各一直坚信恶魔的存在,他曾经公开表示要帮助那些“被恶魔附身”的人,并提出要将驱魔作为天主教的官方习俗。


在2013年,他还被镜头拍摄到亲自驱魔的画面。

当时他把手放在一个坐轮椅的男孩儿头上,一阵祈祷之后,男孩儿瘫软在轮椅上大口喘着气。



在教皇的支持下,一些声称自己能驱魔的神父们得到了教会的正式承认。

来自30个国家的250名牧师成立了国际驱魔者协会,在世界范围内“打击恶魔” ……



那么驱魔是真实存在的么?


没人真的清楚,但天主教媒体报道过这样一个故事:


(她攻击聆听忏悔的神父并喊出亵渎神明的话语,让信徒感到恐怖:所以驱魔人为她驱魔)


一位女士带着女儿来到了意大利的圣玛丽教堂。

她表示,26岁的女儿最近表现出了很多异常, 她的父亲认为她患有精神疾病,希望寻求医生的帮助。

但母亲认定女儿是被恶魔附身,于是把她带到了这里。



女儿刚一踏入忏悔室,立刻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她浑身抽搐着咒骂教堂里的一切。一位信徒表示,女孩儿至少用了三种语言亵渎神灵,其中包括拉丁语。


驱魔神父立刻带着两位牧师来到现场,驱逐了其他人后,他们关上门开始驱魔仪式。许多信徒也守候在广场上一起祈祷。


附身在女儿身上的恶魔很强力,所以神父在线联系了其他驱魔师一起远程祈祷。

但女儿并没有平静下来的迹象,她在忏悔室里跑来跑去,用多种语言亵渎宗教,甚至还把怒火倾泻到母亲身上,想要扇她耳光。


就这样僵持到晚上八点半,疲惫的女儿睡着了。

宗教人士告诉母亲,驱魔成功了,但女儿不会马上恢复正常。

于是妈妈千恩万谢地带着熟睡的女儿回家了……



驱魔师们就是这样工作的。


在教皇的鼓励下,驱魔师的规模越来越大。

现如今意大利有290名驱魔师,西班牙有37名,英国有28名,甚至在菲律宾的马尼拉,也有一个专门的办公室和团队。




前几天,罗马举行了 第十六届年度驱魔大会 ,这也是自从2020年疫情之后的第一次驱魔大会。


一共120人参加了大会,其中大部分来自意大利以外的国家,包括美国、哥伦比亚、墨西哥、巴西、西班牙和尼日利亚等。

这些人中一部分是来这里跟同行交流工作的,另一部分是来学习深造,准备入行的。



在这场大会上,驱魔人们一致反应:

驱魔这份工作,可太累了……


本来因为疫情,新入行的驱魔人就变少了,

另一方面,他们的工作量却大大增加。


他们每天要接待数十名求救的信徒,有时候教堂里的圣水都不够用的。

除了驱除恶魔之外,还有不少人找他们“驱除新冠病毒”,实在是忙不过来了……



而相比增加新人,他们更需要教会的支持,为他们提供心理医生——

他们需要判断这些求助者到底是有精神疾病,还是真的需要神圣洗礼……


当然,驱魔人组织是不可能帮每个教堂雇佣心理医生的,不然还要牧师干嘛……


所以他们只能请资深的驱魔师汇报自己的工作经验。


资深驱魔师表示:

如果来驱魔的人会说拉丁语、亚拉姆语(有3000年历史,旧约圣经后期书写时的语言)或者希伯来语(犹太民族的一种古老的语言),就要 先确认他们是否使用了谷歌翻译,再确认他们是不是语言学家或者这类语言的从业者,如果都不是的话,那就是被附身了。


除了古代语言之外,另一个被附身的迹象就是呕吐。

不过在驱魔之前也需要确认,求助者在头天吃没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们到底是需要补水还是驱魔……



确实让人想不到,在工作压力面前,听起来就很魔幻的驱魔师们也变得这么接地气了起来……


对于驱魔师们的烦恼,网友表示:


“没有人想再工作了。”

“除了恶魔。”



也许他们可以雇点临时工来救急。

(之前梵蒂冈曾雇佣临时牧师举行仪式)



工资是多少?我愿意试试。



劳动力短缺这事儿比我想得更严重啊。



行吧,看来就算是法力再高强的大师,也还是一群不爱加班的普通人啊……